mary_joy

话乡思


话乡思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悠悠赤子心,殷殷故乡情

——周璟双面丹青《俏教鹦鹉话乡思》

       

       周璟双面丹青《俏教鹦鹉话乡思》是一幅诗意双面画,也是一幅推陈出新的双面画。因为以往的贵妃鹦鹉或仕女鹦鹉画大多是描写妇女日常生活和感伤情怀的传统样式,而周璟的《俏教鹦鹉话乡思》则是一幅带有情思、乡思的崭新画作。

       传统的鹦鹉仕女画以《妃子教鹦鹉图》为代表,画的是唐朝杨贵妃调教鹦鹉的故事。据史料记载,杨贵妃养有一只岭南所献会说人话的白鹦鹉,命名为“雪衣娘”。雪衣娘语言能力很强,被调教得驯服、伶俐,极得玄宗和杨贵妃的宠爱,待遇极厚。唐玄宗吟诵的诗篇,几遍以后雪衣娘便能成诵,出口无误。杨贵妃教它《多心经》,雪衣娘背得滚瓜烂熟,日夜不息地念着此经,似乎是为杨贵妃祈祷。雪衣娘几乎不离唐玄宗和贵妃左右,日夜侍侧。唐玄宗常和贵妃、诸王博戏,当唐玄宗局面要输时,唐玄宗的侍从便呼雪衣娘,雪衣娘闻命立即跃上博局,脚踏局盘,双翅翻舞,博局只好从头开始。一天,雪衣娘飞上杨贵妃的镜台自言自语说:“雪衣娘昨夜梦见被鸷乌所搏。”果然有一天,雪衣娘在殿廷玩耍,突然遭猎鹰袭击,一个回合便一命呜呼。唐玄宗和贵妃见雪衣娘如此惨状,痛惜不已,哀悯之情长久澎湃奔涌于胸中,不能止息。雪衣娘被隆重地葬在苑中,特地立冢,呼为鹦鹉冢。

       而周璟画的《俏教鹦鹉话乡思》则重点表达的是情思和相思。有诗句说“侯门一入深如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古代妇女进入皇宫即失去了再见亲人、外人的机会。故而唐朝流传有宫女红叶题诗的故事:“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俏教鹦鹉话乡思》中的杨贵妃云髻高耸,头戴牡丹花,衣饰华丽,身着低胸长裙,外罩薄纱,显出半透明的质感,给人肤若凝脂、粉妆玉琢的细腻感觉。尤其是纱衣透体和肌肉丰腴的描绘,表现了画家勾线、赋色的高超技巧。在贵妃身侧的凤头鹦鹉站架上,鹦鹉雪衣娘正在攀杠倒立,羽毛洁白,长尾如带,钩啄点红,显得俊俏灵秀。贵妃手拿自己喜欢吃的荔枝逗弄调教着鹦鹉,与鹦鹉形成对视和互动,增加了画面的生动感。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王炳福教授为此画题诗云:“红豆深埋又一春,殷勤狠未孕新枝。日永无赖如何度,悄教鹦鹉话情思。”周璟在台湾展出和正式出版此幅画时,又将题目改为“俏教鹦鹉话乡思”,进一步增加了此画的内涵和感染力,令许多参观的台湾同胞产生了强烈的心理共鸣,感慨唏嘘不已……


        周璟发明的“双面画”(即双面丹青),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明专利”等三项国家专利,“双面画”的发明专利被载入《英国世界专利索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