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y_joy

周璟绢本工笔重彩《无端隔水抛莲子》展览进行中


周璟双面画《无端隔水抛莲子》赏析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遥被人知半日羞

                                                       -----周璟绢本工笔重彩《无端隔水抛莲子》赏析
 

       《无端隔水抛莲子》是周璟根据皇甫松(唐)《采莲子-其二》诗意创作的一幅双面画。该诗原文是:“船动湖光滟滟秋/贪看年少信船流/无端隔水抛莲子/遥被人知半日羞。”这首富有民歌风味、清新隽永的《采莲子》,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江南水乡风情画。全诗通篇描写少女采莲子的过程,没有描写采莲女的容貌服饰,而是通过采莲女的眼神、动作和一系列内心独白,表现她热烈追求爱情的勇气和初恋少女的羞涩心情。

         为了很好地表现原诗诗意,画家采用了多种绘画技法。首先用工笔细腻的笔法勾画出近处能够显现叶脉的大片莲叶,而后用概括的笔法画出由近及远的小莲叶,用这些近大远小,渐渐远去、一眼望不见边际的莲叶来表现一个长满荷花莲蓬的湖面。接下来用少女手中的莲蓬和莲子来点明这是一个采莲的时节,少女此刻正在采莲。而后就是调动各种创作手段来塑造采莲少女的形象。

         用荷花来衬托采莲少女的美丽脱俗。画家为采莲少女头戴一朵荷花,菡萏初开的荷花与采莲少女的面部,形成了人面荷花相映红的美好画面,着意塑造了少女的清纯美丽。

         用工笔重彩来描绘采莲少女的服饰,创造出使人眼前一亮的清新典雅。红色象征着快乐,吉祥,热情和繁荣,蓝色代表着纯洁,宁静,宽容,神秘,智慧。蓝色搭配红色,能使人显得妩媚、俏丽。因此,对采莲少女的描绘,她大胆地采用了朱砂与石青两种有冲击力的石色,石青画出少女有重磅真丝质感的上衣,朱砂画出少女的鲜艳的红头绳和红色衣衬,给人以超凡脱俗的感觉。画家还为少女设计了双环发髻,并在额头画出几丝有似绒毛的细发,突出了了主人公情窦初开的少女身份。

         画面重点描绘了采莲少女的眼神和手拿莲子正要抛出的姿态!采莲少女那种微微斜瞟的眼神和莲子在手中就要抛出的动态相配合,似乎让人顺着方向就能看到画外得那位英俊少年郎!这个充满戏谑、挑逗和爱慕的一掷,活灵活现地表现出了江南水乡采莲少女大胆热情的性格。

       此幅双面画被国家级核心期刊《连环画报》1995年7月刊采用为封面。

     

周璟恭绘《绿观音》展览进行中

周璟恭绘《绿观音》展览进行中

周璟恭绘《绿观音》进行中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绿度母在藏传佛教中为观世音菩萨的化身(在古印度和藏地,度母法门非常兴盛,许多大德都造有度母仪轨,信仰度母的人就像信仰文殊菩萨、观音菩萨的人一样非常多。而在汉地,度母法门则不是很兴盛,信仰度母的人也不太多)。度母,梵名Tara,全称圣救度佛母,我国古代称多罗菩萨、多罗观音,度母有许多不同的化现,包括有二十一度母、五百度母等等,皆为观世音菩萨之化身,而绿度母为所有度母之主尊,总摄其余二十尊化身之所有功德,她能救八种苦难,如狮难、象难、蛇难、水难、牢狱难、贼难、非人难,又称为“救八难度母”。同时,还能把称为五毒的人类行为贪、嗔、痴、慢、疑中的“疑”转成究竟圆满的智慧,有护持妇妇幼儿的功德。本尊心咒具足一切息增怀诛之功用,消除一切众生的烦恼痛苦、满足一切众生愿求,现世富贵长寿平安吉祥、除诸病苦业魔障碍等,帮助众生解脱生死苦海,命终往生极乐世界,获得究竟的安乐,因为其救度之迅速、摧灭魔业之勇猛,故又称作“救度速勇母”。

周璟1983年临摹鳳翁《洛神》



周璟34年前学画画作《洛神》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周璟1983年临摹的鳳翁《洛神》至今已是34年前的作品了。

周璟《中国工笔人物画教程》第二章第一节第三部分

 |


周璟《中国工笔人物画教程》第二章第一节第三部分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秦汉时期是中国工笔人物画成长期。

这一时期具有我国民族传统的人物画艺术有了很大发展,工笔仕女画展现了自己的初期容颜。

两汉时期经济繁荣,文化昌盛,中国工笔人物画也得到快速发展。尤其是这一时期统治者出于教化的需要,在广泛搜集天下书画的同时,还召集宫廷和民间画工从事宫庙壁画创作,图写天地、神仙、明君、忠臣、功臣、孝子、列女等。尤其是西汉刘向《列女传》,分《母仪》《贤明》《仁智》《贞顺》《节义》《辩通》《孽嬖》七类描绘了一百多位古代妇女,开辟了专画妇女的先河。这一时期画妇女画的画家层出不穷,西汉有毛延寿、陈敞等,东汉有蔡邕、张衡等,蔡邕曾创作《小列女图》。在这个时期虽未发现卷轴或屏风形式的工笔仕女画,但是湖南马王堆汉墓帛画《升天图》被认为是处于初始阶段的工笔仕女画。它敢于对人物事物作正面描绘,浓墨重彩,气势宏伟。此外,在两汉史册中记载并在画像石(砖)艺术中得到反映的宫庙壁画妇女形象,也可视为工笔仕女画的早期绘画,同样展现了工笔仕女画的初期面貌。

《马王堆汉墓升天图》帛画构图诡奇,整幅画分为天界、人间、地下三个部分,充分显示了画师丰富的想象力和卓越的创造力。以线条勾勒作为造型基础,在用笔上显示出深湛的功力,人物描绘多采用匀细而刚劲的线条,很像后人所说的“高古游丝描”。纤细富有弹性的长线条传达出服饰绸缎柔软轻盈的质感,人物的脸部至下额以一笔勾成,服饰线条随人物骨架的转折而变化,将线条的机能结构《马王堆汉墓升天图》  西汉帛画       发挥的淋漓尽致。描绘动物和器物则运用了浑厚质朴的粗线,格调迥然不同,表现出画师娴熟的技巧;此画设色也很出色。这是一幅色彩相当强烈的重彩画。所用颜色丰富,鲜明而沉着,以墨线为“骨”,平涂、渲染兼用。全幅看来呈灰暗的赭红色调,突出强调的朱红、土红显示出既庄严又热烈的效果,再配上白粉,粉中加青和其他色彩,既诡异又绚烂,正体现了汉朝人充满神秘诡异的浪漫奇想。)

这一时期存世的人物画目前主要体现在石刻、砖雕艺术对人物形象的刻画和线条的运用上。汉代画像石 (砖 )有大量表现汉代妇女生活的画像,主要有神话传说、历周璟《中国工笔人物画教程》第二章第一节第三部分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史故事中的妇女形象、贵族妇女、劳动妇女、侍女形象和乐舞百戏中的艺伎形象六种类型。汉代画像石 (砖)人物画线条大刀阔斧,外形古朴浑厚,内涵丰富深沉,气魄雄大磅礴,创造出一种汉代风骨,展现出了民族绘画的一些基本特色,为中国画特别是人物画艺术打下了深厚的基础,也对工笔人物画产生了深远影响。


                                                                                    《百戏》  汉代画像砖

(《百戏》汉代画像砖为古代中国和世界最早的杂技图。画像左边有一位头梳双髻的少女,在重叠的十二重案上表演倒立。穿紧身衣裤,窈窕细腰,双手倒立,反身如弓过肩,折腰并足,凌空昂首,体态轻盈。案为长方形四足,层层叠起间隔分明。右边有一女子双手舞袖,双足踏在放于地面的盘子和小鼓之上,随曲起舞,姿态优美,这就是盘鼓舞,它把杂技表演和舞蹈艺术巧妙地结合起来了。)

美国嬷嬷欣赏周璟的《人面桃花》


  2001年2月周璟在美国洛杉矶办个人画展时,嬷嬷们在欣赏周璟的《人面桃花相映红 》。 修女更爱美!修女们在欣赏周璟工笔人物画《人面桃花相映红 》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周璟双面画《杨柳依依》

周璟双面画《杨柳依依》


周璟双面画《杨柳依依》赏析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A面


周璟双面画《杨柳依依》赏析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B面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周璟双面画《杨柳依依》赏析


        周璟双面画《杨柳依依》是《诗经-小雅-采薇》诗意画。是一首饱尝思家之苦的士卒从出征到回家的诗歌。叙述了他转战边陲的艰苦生活,表达了他爱国恋家、忧时伤事的感情。最后四句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双面画《杨柳依依》“以乐景写哀情”,以细腻缠绵的笔触描绘了妻子送别丈夫时的情景。一个温暖的春天,杨柳随着春风依依飘扬,妻子恋恋不舍地送了丈夫一程又一程,眼神里充满了爱恋和不舍。手里拿着的蓝手帕就像刚刚挥动过,又像是刚刚拭过禁不住的眼泪。这是让丈夫放心远行呢?还是要丈夫尽快返回呢?一棵老柳树斜倚画面半边,无数柳枝交叉垂下,中间飞扬着片片柳絮。柳枝柳絮也好像了解人意一样,牵挂、缠绵,不舍得士卒远行。

       古人折柳送别的寓意是惜别怀远。千丝万缕的柳条随风舞动,与离人千丝万缕、斩不断、理还乱的离愁非常相似;“柳”与“留”谐音,折柳送别有难分难离、不忍相别、恋恋不舍的心意;柳枝有随地而生的习性,折柳相赠还有祝愿友人在异地他乡生活顺利、欣欣向荣之意。而此“柳絮”则用来表达人们的离别之情。唐代诗人郑谷《柳》诗句:“会得离人无限意,千丝万絮若春风。”

       以回忆中温暖缠绵的春天来衬托现实中雨雪交加的冬天,戍边的士卒经历了什么已尽在不言中了。回家的路,风雪交加,载渴载饥!同一个“我”,但有“今昔”之分,同一条路,有“杨柳依依”与“雨雪霏霏”之别,而这一切都在这一“往”一“来”的人生变化中生成。让人更加感到“杨柳依依”的温暖与宝贵,离开家园的无奈和悲哀!

       1992年,周璟第一次在台北文艺中心举办《周璟双面画特展》,前来参观的人很多,其中有位台湾老兵站在《杨柳依依》前久久不去,他深情地看着此画对周璟说:“当年我来台时,我太太送我,就像这样依依不舍,真是杨柳依依啊!” 说话时,他的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山东师范大学美学教授朱恩斌先生评价此幅,说:“《杨柳依依》中人物婀娜的身姿,惆怅而迷惘的思恋神态,都给人以难忘的印象。”


        周璟发明的“双面画”(即双面丹青),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发明专利”等三项国家专利,“双面画”的发明专利被载入《英国世界专利索引》。 

我家紫茉莉

|

       我家有棵紫茉莉,花期6至10月,每天午后都有鲜花开放,有些许香气。

紫茉莉花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紫茉莉花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2017.8.20摄于家中

周璟《中国工笔人物画教程》第二章第一节的第二部分

|

先秦时期中国工笔人物画

 

周璟《中国工笔人物画教程》第二章第一节的第二部分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先秦时期是中国工笔人物画成型期。

       夏商周、春秋时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物画也有了长足的进步。在这一时期制作精美的青铜器上,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以刻画人物活动为主体的图案纹饰,这些纹饰题材丰富,场景复杂,线条洗练,人物变化多样,在艺术想象力和表现力方面都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周璟《中国工笔人物画教程》第二章第一节的第二部分 - ming_zhao_1101 - 双面丹青 美的博客

      《采桑图》  青铜饰纹-战国

(采桑图中有8个身材修长、体态妖娆的士女,穿着带有裙摆的长裙,或攀坐于枝条柔韧遒劲的桑树上,或漫步于绿叶成荫的桑林之下,优美闲雅,轻松适意。)

战国时期人物画已经成为独立的艺术,工笔人物画这时已经成型。出土于湖南长沙的楚国帛画《龙凤人物图》是我国目前发现最早的工笔人物画作品,可以说是工笔人物画的早期代表作,开启了工笔人物画的先河。

 龙凤人物图》  战国-帛画 

帛画高28厘米,宽20厘米。以毛笔画于丝帛之上,平涂施色,描写了一位女子形象,人像位于画面下部偏右处。她的发髻梳于脑后,拱手胸前,博袖束腰,长裙曳地,衣裙上绘出丝织品的纹饰。头部勾画清晰,细眉明目,直视前方,姿态虔诚。人像以上留出近2/5的画幅绘出一只巨大凤鸟,昂首展翅,华尾向上卷扬,双爪前后迈开作奔跑状。又在人像和凤鸟左侧绘一条向上浮动的游龙,体形较小而细长。身躯作“S”形扭摆,伸首升向天空,身姿矫健。寓意为龙凤导引死者灵魂升仙。)